中华百竹苑

竹子——中华文化的代表元素

竹韵


对于中国人来说,没有哪种植物像竹子一样对我们的文化产生如此深刻的影响。


竹,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性元素,中国人喜竹、种竹、奉竹,被誉为“竹子王国”、“竹子文明的国度”。苏轼还曾留下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。无肉令人瘦,无竹使人俗”的诗句。





竹子的秀雅清淡之美和“本固”“性直”“心空”“节贞”之品格,深受历代诗人推崇,并寓情于竹、引竹自况、以竹明志,直抒胸中块垒。


在歌咏林木诗章中,以咏竹诗为最多,《绿竹神气》一书收集历代咏竹诗文万余首,这是咏梅咏松等所不能比拟的。




在咏竹诗中,有描述新竹“绿竹半含箨,新梢才出墙”(杜甫);有表达虚心“众类亦云茂,虚心宁自持”(薛涛);有颂扬气节“最是虚心留劲节,久经风雨不知寒”(邓拓);有礼赞坚韧“千磨万击还坚韧,任尔东南西北风”(郑板桥);有表示友情“始怜幽竹山窗下,不改清阴待我归”(钱起);有直抒胸臆“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”(王维)”;有显示超逸“写取一枝清瘦竹,秋风江上作渔竿”(郑板挢)。


方志敏烈士也曾以竹为题写下“雪压竹头低,低下欲沾泥。一轮红日升,依旧与天齐”。竹之高风亮节,潜移默化深刻影响一代又一代国人的精神风貌。


另外,竹子中空带节,是很好的发音材料,周代时乐器分金、石、丝、竹、匏、土、革、木,史称八音,竹音是其中之一。


晋代以“丝竹”为音乐名称,有丝不如竹之说。唐代把演奏乐器艺人称为“竹人”。丝即弦,竹即管,丝竹管弦多代表音乐、乐队。竹制吹奏乐器有笛、箫、笙、竽、茄管,拉弦乐器有京胡、二胡,打击乐器有竹板、竹板琴、竹鼓等。


竹笛在民间音乐中运用普遍,是戏曲、说唱、民间器乐合奏主要乐器。羌笛流行在四川阿坝羌族地区,王之涣的“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”,岺参的“中军置酒饮客归,胡琴琵琶与羌笛”,都是描写的羌笛声。那笛声仿佛依然清脆高亢,回响在遥远的西北边塞。


竹板(快板)多用于曲艺说唱,演唱前的开头板儿和演唱中的小过门儿,各种花点的击节伴唱,能制造气口、烘托气氛、衔接唱词。





竹子在我国民族音乐曲艺上的大量参与,是竹精神在中华文化中贯穿始终的重要体现。而竹子在我国文化中的这种重要地位,又跟我国众多的产竹地——竹乡有着必然联系。

竹乡


在我国南方,若是远远看见一抹青翠,那便很大概率上是竹林。竹乡山民祖祖辈辈、长年累月,爱竹、种竹、护竹、用竹,其衣、食、住、行等,皆赖之于竹。


竹制日常用品涵盖竹床、竹椅、竹席、竹帘、竹篮、竹筷、竹碗、竹扇、竹扫把、竹扁担,闽西北老人冬天取暖的竹火笼,山民穿梭山间的竹背篓……日常用品用具几乎无所不包。




筷子是先人发明的进食用具,尤以竹筷最为廉价、环保、适用。两根竹筷之间无任何机械联系,但通过手指操作,默契和谐,体现了“一阴一阳谓之道”的哲学思想。



南方盛产毛竹,竹笋更是百姓家常菜谱,除毛竹笋外,尚有花壳笋、黄笋、方笋、苦笋等,制成笋干有白明笋、黑烟笋、玉兰片、金丝条等。所谓山珍,正指竹笋。《诗经》中说“加豆之实,笋菹鱼醢”,说明周代已开始食用竹笋了。



除竹笋外,还有竹荪、竹虫、竹沥、竹茹、竹黄、竹实,皆可食用。竹荪被誉为竹女,“白衣公主”,常现身国宴,有山珍之王美誉。竹食衍生品有竹筒饭、竹叶糕、竹筒肉、竹筒酒、竹筒茶、全竹席、绿竹饮料、竹炭食品等。





竹纸伞是祖辈出门必备雨具。伞骨用深山老竹制作,伞面选用特级棉纸,然后涂上桐油,故又称油纸伞。伞架为人字形,寓意多子多福。伞形为圆形,寓意团团圆圆。


“白蛇传”中许仙在西湖断桥以红伞为媒,结下千古奇缘;戴望舒的古镇“雨巷”中,丁香般姑娘撑着的,也是一把竹纸伞。





竹乡人们的民间游艺活动中,如爬竿、打秋千、抖空竹、放风筝、骑竹马、竹马灯、竹马戏、游大龙、挑幡、竹竿舞、吞竹等,桩桩件件也都与竹相关。




例如挑幡,是选用一根十米长的粗壮结实毛竹竿,将它加工后装饰彩灯、宝塔、铜铃、宝幡以及宝幡上绣褒颂之词。在热烈的锣鼓声中,表演者时而把幡竿扛肩,时而脚踢,时而头顶,时而牙咬,甚至用鼻托住幡竿,动作惊险,惊心动魄。


1996年上海大世界基尼斯总部之人,曾赞誉福建建瓯挑幡为“天下第一,绝无仅有”的绝技,1998年建瓯挑幡正式获得上海大世界基尼斯总部颁发的“大世界基尼斯之最”证书,列入《基尼斯大全》。

竹艺


如今,山民们利用竹林、开发竹材,已初步形成包括竹制品、竹工艺品、竹食品、竹板材、竹炭产品、竹乡旅游的竹产业链,为竹乡和他们自己打开了一条脱贫致富之路。